小平同志说:人还是这些人
发布时间:2019-06-20 14:58

  我有幸三次为小平同志来天津视察工作拍照。第一次是1978年9月,小平同志来天津,视察了本市震后正在重建的最大的一片居民楼——鸿顺里工地。报社对这次采访任务相当重视,报社领导让报社编委李夫同志带领我的同事毕东和我提前到鸿顺里等候。一列车队开到工地门前,小平同志下车后,受到建筑工人的热烈欢迎。当时我使用的照相机比较陈旧,为确保任务完成,借了同事的ETR勃朗尼卡暂用。这种相机操作比较麻烦,尽管事先反复练习,但临阵时仍怕出故障,便提前试拍了一张,结果一切正常,于是赶快拍摄欢迎场面。

  小平同志在彭冲、闫达开、林乎加、胡昭衡、毛昌五等同志陪同下,漫步在楼群之间,边走边听有关领导的介绍,然后走进一个单元,居室内墙壁上挂着工地平面图、工作进度等图表,还陈列了各种材料样块。小平同志看后十分满意,还提出建议:把楼层高度适当降低,扩大居室面积,可以住得宽敞一些,又不影响造价。小平同志还在天津市干部俱乐部接见了市党政军领导干部并合影留念。小平同志这次视察在《天津日报》发了接见党政领导干部、参观工地和群众欢迎的三张照片。

  事隔不到一年,1979年8月,小平同志再次来天津视察。小平同志在陈伟达等同志陪同下视察了大港油田,在大港油田三号院接待室,听取了汇报,观看了油田各种瓶装油样。这些情节都收入镜头之后,小平同志应油田负责同志的要求,为油田题了词。题词的镜头共拍了三张,一张是题完了词,一张是签了名,一张是写完了年月日。走出接待室,一群女工见到小平同志,就拥上前来问好,一位女工说:“我们非常欢迎邓副主席

  来油田视察。”小平同志说:“要多走一走、看一看。”参观炼油厂时,需要从铁梯爬上去,油田负责同志劝小平同志在下面看,小平同志却执意要上去,警卫只好在后面扶着小平同志登上设备台。参观以后走到车间尽头,下梯又窄又陡,警卫无法搀扶就退着下,因我在小平同志对面拍摄参观的镜头,小平同志下梯时,我被挤在后面,我便赶忙跑到上梯的地方,下去后绕到下梯口,拍摄了小平同志双手握着护栏,一步一步下来的镜头。这对当年已75岁的老人来说是很困难的,工人们看见以后都为之感动。

  1986年8月,小平同志从北戴河到天津视察。8月19日,我接到通知,要我参加小平同志来津视察的报道后,心情既激动又紧张。我感到这次拍摄任务很重,因此除了做好器材准备之外,根据以往的经验,对视察的地方、路线以及可能出现的镜头,过了一次“电影”,并设想如果小平同志参观立交桥时,扶栏远眺,既能反映天津的建设成就,也能表现小平同志高瞻远瞩的气度。8月20日,小平同志在等同志陪同下乘车行驶34.5公里,视察了7月1日落成的中环线全线后,登上了中山门蝶式立交桥,在桥面上接见了这座桥的设计者胡习华。小平同志边走边谈,我一直与小平同志保持三四米的距离。随后,小平同志又登上了八里台立交桥,同志指着远处让小平同志看新建的楼房,他们一起走向桥边。机会来了,我抢先占据了距小平同志两米多的位置,卓琳、邓榕也拥了过来,同志在介绍,邓榕在高声重复。小平同志扶着桥栏,微笑着眺望天津建设的新貌,我赶忙拍下了这个镜头。为了发稿,我先拍了黑白片,再换装彩色片的相机时,情绪已经过去了,刚拍了两张,本想再等待

  一会儿,我身后几位同志齐声请我让一让角度,我只好遗憾地离开,但我觉得已捕捉到原设想的画面。

  当小平同志驱车来到红桥区咸阳北路居民小区时,等候已久的居民发现小平同志来了,一位妇女高兴地喊了起来:来了,来了!聪明的家长向孩子们耳语:叫爷爷,顿时“爷爷”“爷爷”之声此起彼伏。小平同志健步走向人群,抱抱这个孩子,亲亲那个孩子。一位工人师傅看到小平同志如此平易近人,抱起邻居的孩子送到小平同志面前,让小平同志亲吻。

  8月21日,小平同志视察了天津新港、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古文化街。出发前,小平同志参观了在迎宾馆陈列的天津生产的部分轻工业品,观看了从联邦德国和日本引进设备和技术制造的摩托车和小汽车。在天津港听取汇报后,小平同志说:人还是这些人,地还是这块地,一改革,效益就上来了。在天津开发区,小平同志听到开发区建立一年零八个月取得了很大成绩时说:“对外开放还是要放,不放就不活,不存在收的问题。”小平同志应开发区负责人的要求,挥笔题词:“开发区大有希望。”小平同志还会见了合资企业的中外双方经理,参观了丹华公司的车间和试生产出的自行车。在返回市区时,小平同志还参观了古文化街,游览了天津市容,他说:“天津这几年变化确实很大,比以前漂亮多了。”

  小平同志视察天津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天津人民记忆中,也留下了珍贵的历史镜头。(于嘉祯)

购买咨询电话
400-551-5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