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当年见过他的人最他的印象
发布时间:2019-03-06 15:19

  在如今繁华喧闹的上海南京路171号,有这样一处空间,作为记忆的载体,静静地展露着时间的印迹。

  1927年,一位犹太摄影师Sam Sanzetti(中文名:沈石蒂),在这里开了一家名为沈石蒂的上海美术照相馆,他拍摄了很多精美人像,但人物名字等相关信息记录未能留存。

  没想到80年后,一群素昧平生的上海市民因当年选择在同一个照相馆留影,穿越了时空的阻碍,而再度产生了联系。

  2011年秋冬,沈石蒂的继子摩西通过以色列驻沪领事馆向市民征集线索,寻找照片中的人。在征集启事里你能看到这样的信息:「或许那些老照片里就有你的祖父祖母,他所拍照的对象包括政府官员、贵族、外交官、舞女、演员等等......」

  沈石蒂的弟子摩西,早年跟着继父学习摄影,也许是年龄的原因,年过花甲的摩西,因为偶然发现一批沈石蒂的老照片,而对继父的上海生涯萌发了强烈的好奇。他翻拍整理修复那些老照片,才有了2011年「对照寻人」的故事。

  摩西说:「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这是很兴奋的活动,我和这些曾经和沈石蒂认识和拍过照的人聊天,这么多年过去,在照片中她们都还年轻、美丽,看到他们,我会想到当年沈石蒂和他们认识的情景,仿佛时光倒流。」

  随着这些老照片不断地显露在大众面前,一段过往的岁月也被打捞起来,沈石蒂恐怕不会料到,他所拍摄的肖像照片,赢得了相隔八十年的掌声和赞美的目光。

  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这个犹太人在中国的上海似乎生活得有声有色,这必定也是一段值得追忆的往事。

  年过古稀的沈石蒂曾在1970年接受以色列报纸《新消息报》采访时留下过只言片语,直到1986年离开人世,他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那时候我17岁,放弃所有的一切上了一艘英国的船,航行到了上海,到上海后我买了一个很便宜的照相机,开始对拍照产生很大的兴趣,我喜欢拍所有的东西,一天一位美国人看到了我的作品,于是请我去他的照相馆工作,这是1923年的事情。」

  1927年,掌握了娴熟的人像拍摄技巧的沈石蒂自立门户,在南京路73号开设了「上海美术照相馆」,招牌用的是当时流行的中英文双语。

  据资料显示,到1934年,沈石蒂照相馆已经有了四家分店,雇佣了31名员工,实力相当不俗。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是老上海照相业最蓬勃发展的时代,沪上照相馆的总数可能达到五千家,有七八个员工的照相馆已经算比较大的规模了。那时候,想要冒用沈石蒂照相馆金字招牌的不在少数。

  从五千多家照相馆里脱颖而出的沈石蒂照相馆,必有其出彩的理由。沈石蒂将自己的照相馆命名为美术照相馆,似乎想区别于普通照相馆例行公事似得正襟危坐的留影,而更强调艺术性。他通过沟通了解每个人物的性格和趣味,并用光影、构图、道具和人物姿态的设计,来表达他的发现,突出人物个性,而这一点正吸引着追求西方生活情调的社会新贵、新兴职业人士、时尚女性和生活在上海的外国人。

  民国时期法国驻华领事儒勒乐和甘曾这样评价道:「上海,这个城市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经历了黄金时代成为一个神话,无意间沈石蒂的照片为这个神话留下了旁注。」

  沈石蒂照相馆的一家分店所在的茂名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马路,长约一公里,地处上海的中心,它所在的卢湾区曾隶属法租界。这条马路上的咖啡馆、画廊、剧院、西餐厅、老宾馆,曾是讲究生活情调的上海「老克勒」们流连忘返的场所。能选择南京路、茂名路这样高档地段开店,一方面充分显示了沈石蒂的经济实力,另一方面也看出沈石蒂精明的眼光,他非常精准地定位了自己的目标客户人群。

  从资料上看,他当年或许就住在离茂名路分店不远的花园饭店的高档公寓内,一种典型的「前店后厂」的经营方式。

  个子不高,头发卷卷的,讲起话来表情夸张,这是当年见过他的人最他的印象。而就是这样毫不引人瞩目的沈石蒂,拍出来的照片看起来却都像电影的风格,给人一种油画的感觉,他擅长在人背后使用背景光,这一团光是当时沈石蒂拍照的典型风格,也是区别于其他照相馆相片的重要特征。

  有一本名叫《光影工作室》的杂志,是美国柯达公司1928年11月出版的。整期杂志的插图都采用了沈石蒂拍摄的人物肖像,在专门介绍沈石蒂的文章中,作者用「上海首席摄影师」和「上海最好的摄影工作室」来形容沈石蒂和他的照相馆,将沈石蒂拍摄的人物肖像称为优秀人物摄影范本。由此可见,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摄影器材公司,将目光投向上海的时候,最先进入视野的就是沈石蒂。

  与同时期的亚洲摄影师饱含东方古典哲学思考的作品风格不同,沈石蒂的作品充满了西方现代好莱坞式的浪漫情调。一张照片要做半个月,这在今天是难以想象的,按照传统的照相工艺,拍摄、洗印、上色、修片直到完成,平均花费的时间应该在三到四天,而沈石蒂却多用了一倍的时间来雕琢,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这些照片在今天看来依旧精致。

  订单不断,生意红火,到1947年时,沈石蒂照相馆又新增了两家分店,犹太人的精明与沈石蒂精益求精的做事风格是宾客盈门的最重要原因。这时,沈石蒂已经在沪上拼搏近20年了,在他这一时期的照片资料里,总能看到一位女士的身影,这位女士是沈石蒂照相馆的收银员邬小姐,常被大众误认为与沈石蒂的第一任太太吴梅仙是同一人。沈石蒂的上海时光,大概发生了不止一段恋情,这位助手邬小姐应该是与他热恋过的人。

  1954年,由于公私合营等社会变革,沈石蒂基本上失去了他的照相馆,据以色列《新消息报》报道,随后两年,他只能在一所英国学校教摄影为生。一口俄语的沈石蒂,应该是以苏联专家的身份,在他所热爱的上海,待到了最后时刻。

  1957年,沈石蒂带着他的两万张照片只身远渡重洋赴以色列定居,成为最后一批离开上海的犹太人。到了以色列的沈石蒂再回忆起那个遥远的东方城市,就像一场梦一般,这是他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光。

  无论是沈石蒂、摩西,亦或是通过照片寻找到自己当年的上海市民,沈石蒂照相馆承载的不仅是一份美好的回忆,更是许多回不去的老上海时光。

购买咨询电话
400-551-5692